Bucky的黑色棒球帽

爱Bucky爱生活,Bucky使我快乐。
嗯,盾冬本命,可逆不可拆。

Morning

醉子:

Morning
早安

分级:PG
配对:Halbarry
梗概:闪电侠早了四十三秒醒来。

Halbarry小甜饼!突发奇想的糖大家接好(x
好久不写Halbarry23333文力下降大家小心hhhhhhh
还有,Lof似乎盯上我了,之前被检查出敏感词以及吞文有好几次了(x


在他睁开眼睛之前,世界是黑暗而安宁的。
如同大海中的某个漂浮的小岛,在漆黑的潮水中晃晃荡荡地从深处升起来,从一个小小的土沙堆开始,渐渐地扩大,露出上面的白沙滩、椰树和贝壳。Barry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世界围绕着他开始醒转,缓慢的呼吸,像刚刚清醒的猫咪,梦的颜色从虚幻中渗透进现实,从他作为中心的那块床垫荡漾出一圈圈扩大的波纹。
他的身体迟于精神醒来,几秒钟的时间足够他再在梦境中逗留一会,他可以在拥抱人那么大的泰迪熊,长着笑脸的棉花糖和跳舞的小绵羊后再离开。他最先感觉到的是他的脚,有点冷,估计他又踢开了被子,然后是腿,手指头和自己的耳朵,它们浸泡在微冷的空气里,皮肤干燥得发紧,好像他们开了一晚空调还有坏掉的那台抽湿器。
他尝试摇动自己的脚趾头去触碰另一只脚,第一次比较艰涩,他的骨头像没过磨合期的齿轮,吱吱呀呀到处乱响。第二次好得多,他顺利碰到了有点痒的那个点。他没费时间再试一次,房间的样子已经渐渐的显示在了他的脑海里,同时回到思想中的还有现在正是冬天的这个事实,这说明他已经醒了。
Barry翻了个身,被子卷着他的腰却没能被完全从另一个人身下扯出来,“Hal…”他嘟囔了一句,喉咙里挤出还未完全醒转的咕哝,“Hal。”他说,艰难地用扯来的那部分把自己裹成墨西哥卷,并且没指望能得到任何更多的回答。
显然身边的人睡得比自己要熟得多,Barry把手卷进被子里。外面有点冷,很亮,光线透过他眼皮提供的遮挡缓慢地使各个角落都亮起来。但是还没开始下雪,否则他现在已经失去什么身体零件了,Hal应该是忘了他关于回来之后关掉窗户的那几句短短的谈话。可惜的是他还不够清醒,他还想不起来他说过什么或者为什么留一扇打开的窗户,也没办法准备醒来之后对他男朋友那几句黏糊糊的责备,他只知道他们需要一张更长更宽的被子——他的脚指头现在还露在外面。
噢天,不够三秒,他就认识到了自己犯了一个更大的错误,天,他到底是做了什么才会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他们半年前就结婚了。
无名指上的银色婚戒熟悉而陌生,仿佛一晚的深度睡眠就能让它变成自己的一部分,就像鼻子那么熟悉。也许不是,Barry开始转动并且忏悔的大脑告诉他,有的时候他感冒了,他的鼻子就变得不像他自己的,反而像用黏土沾上去的累赘,但他保证戒指永远都不会变成这种东西。那枚漂亮的小家伙,Barry即使不动用任何感官都知道它正牢牢地套在自己的手指上。这感觉怪异又舒适,Barry差一点点就不想再睁开自己的眼睛。
不过他还要上班,一堆“待做事项”蹦进他的脑子里,未解决的案件,正义联盟的会议,还有没打扫的餐桌…噢,新的线索出现了,他总算明白过来为什么他们要留着那扇窗户,因为昨天Oliver的秘制辣酱。
喉咙和肺部的疼痛后知后觉地苏醒,他昨天可能喝了三公斤水来缓解这些灼热感,说到水,是时候去个洗手间了。Barry稍微挑开一点点眼皮,冬日的阳光从缝隙里钻进他的视野里,太亮了,不过还能忍受,Barry眨眨眼,懒洋洋地用手指揉揉眼睛,拼尽全力去瞄旁边的闹钟上跳动的数字。
他还没到不戴眼镜什么都看不见的地步,不过Hal的确说过他在戴着眼镜工作的时候“性感无比”,嘴甜的丈夫,Barry为他所得到的好运暗自窃喜,而现在他还有另一个收获,另一个意外之喜:他比平时早了足足四十三秒醒来。
四十三秒,对普通人来说,可能和一秒没什么区别,不过对神速力者来说却是相当久,非常久的一段时间。他看过Wally在和队友聚会的时候表演三秒喝完一罐可乐,然后打了个两层楼都能听见的嗝。Barry对此没发表任何意见,但他也在家里试过一次,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但Hal笑得差点吐出来。
不,你不能胡思乱想,Barry试图违背自己的身体把眼睛睁开,可乐和曼妥思,之前在瞭望塔发生过的恶作剧,从此没人再敢接过Hal递给他们的冰镇可乐。他们给浑身滴焦糖色液体的绿箭侠拍照,然后再和刚好站在对面和他说话的蝙蝠侠道歉。
这一幕总能让他高兴,醒着,并且精神饱满地开始新的一天。再睡五秒先,Barry闭上眼睛,在第十三秒的时候睁开眼睛,他睡太久了,今天依然没办法好像之前他和自己许诺的一样有一天能走进警局鉴证科,从容不迫地走进去,而不是跑到旁边的小巷子里再假装自己睡过头一边说抱歉一边跑到自己的桌子前面。
他还有半分钟,Barry把手从被子里抽出来,是时候离开温暖的床铺了,半分钟足够他做完任何人早上要做的事情,他下定决心要起床。虽然很难但是他做到了,用了两秒,中间停顿了五分之三秒来让他的血能顺利供上大脑,这是经年累月的经验,神速力能让他一下子蹦起来,但是血液总比你的身体行动慢一点点。
可能Hal根本没感觉到他的离开,在普通人眼里,他只是阵过得格外快的风而已,一个冬天的早晨从来不缺这样安静的风。
他还能再在警察局不大舒服的桌面上趴一会补充自己的四十三秒睡眠,只要醒了就再难入睡可能给每个人都带来了同样大的困扰,对闪电侠来说更甚,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他把所有被子都堆在Hal身上,对方在变身被子怪物的过程中动都没动。
下一秒Barry闭着眼睛站在洗脸台前刷牙,水珠落下的速度比他的推拉牙刷的速度要慢得多,重力在他来看不过是个小游戏,当一个托盘飞到半空中的时候神速力能助你接下所有的薯条汉堡和番茄酱,还能顺便吃掉几根。他把牙刷插回漱口杯,在旋转的牙刷停下之前开始洗脸。
一切都格外顺利,在还距离闹钟响前的二十秒他已经完成了所有洗漱,把桌子擦好并且洗完碗碟,辣酱让他手指发烫。他不明白自己之前为什么不愿意提前半分钟起床避免所有人都在会议室而你要从透明玻璃窗旁慢慢经过的尴尬。现在干什么好呢,穿着短裤背心的闪电侠站在厨房里环顾四周,不如吃点麦片好了。美好早晨必备品,充足的粗纤维营养物是最好的选择。
五秒钟,即食麦片掉进谷物碗里,和冻牛奶充分搅拌,晃荡着洒出一两滴。Barry从不担心它们会变得不够脆,闪电侠会在任何东西变得软塌塌前吃掉它们。
现在他的胃也清醒过来了,谷物填饱了他的肚子,他喜欢这种感觉。能量回到他身上,神速力发动时带出的闪电都比刚才更有颜色,他早就明白了随时补充能量的重要性,没有能量的Barry Allen相当于没有燃料的火箭,他总能更快,不过只有在不饿的时候。
所以他还剩下十五秒,Barry决定回到床上,因为两秒前他想起来今天是周六,今天不用上班,这就是他们昨天请Oliver和Dinah来吃饭的原因,也可能是他现在又喝了一大杯水以及水池的下水管道会被腐蚀掉的原因。
他回到床上的时候关上了窗户,之前先花了几秒把脑袋伸出窗外呼吸了一口清晨的空气,凉爽,干燥,带着寒冷的气味,和每个冬天的早上一样,街道上除了几个晨跑的身影之外就只剩下叶子掉光的树上歌喉婉转的小鸟,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在天际线那么远的远方传来,这个城市也正在苏醒。
一个晴朗的节假日,Barry想不到比这更好的事情。他钻进被子里,用冰冷的脚背贴着Hal的大腿,他的丈夫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没动过,如果不是Barry清楚累得每根骨头都在疼的绿灯侠的习惯,他现在就已经掀开被子开始给他做人工呼吸了。不过事情也说不定,可能一个吻就能唤醒这个沉睡中的懒蛋,Hal总是对这种亲吻特别敏感,
Barry现在没法停下自己的动作,他现在血糖高得像吃完糖的小孩子,开始他还能忍住扭来扭去,不过两秒钟之后他就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和脚了,这就是为什么他从来都禁止Wally睡前吃糖。而现在,他知道Hal不会因为他的一些小骚扰而生气,这让他更加肆无忌惮。
“Hal,”他从被子堆里把挡住Hal脸的那些布料拨开,“Hal。”他带着恶作剧般的心态靠近Hal的耳朵,看着他为了躲避自己的声音而把脸埋在枕头里,像个棕发的鸵鸟。是时候起床啦,他想这么说,却终究没讲出来,更多的声音不适合这个安静的早晨。
所以他顺势侧躺向这一边,把手放在Hal的脑袋后揉他的头发。Hal的头发总是那么柔软,像小动物肚子上的软毛,Barry喜欢小动物,也喜欢这种姿势,那感觉上很亲密。他移动着拇指画圈,Hal在枕头上发出模糊的声音,在闪电侠慢镜头般的视角里,他伸出手来握住了自己的手腕。
轻柔的收紧手指,Barry知道Hal没有让他拿开手的意思,但Hal快要醒了,他挪动着贴近绿灯侠,中间夹着的被子成为了他们之间不可逾越的障碍。和他不一样,Hal总是醒的很快,只要他能睁开眼睛他就会睁开眼睛,Hal说是为了每天多看他几眼,这种答案完全是浪漫细胞作祟,Barry深知这都拜绿灯军团的训练所赐。Hal终究还是个普通人,这样看来,时刻保持警觉比闪电侠难多了。
而在Barry的身边他却能再闭上眼睛呆一会,Barry知道他们正在享受彼此的陪伴。灰尘从天空上落下,阳光透进窗口,呼吸声沉重而缓慢,风呼啸着袭击玻璃,每一声摩擦都在Barry的耳朵里拉得无限长。他觉得自己的手腕又暖又烫,另一个人的体温让他原本微凉潮湿的皮肤渗入舒适的温度。他又有点想打哈欠了,他开口说话好像是在一个世纪前发生的事情,Barry抽出一点脑子来设想Hal穿着骑士盔甲的样子,有点蠢却又该死的帅,天,他超高速运行的脑子总是乱想。
然后他瞥见了Hal嘴角的微笑,轻微的上扬,翘起的动作是它的预告,从那开始一路扩大,Barry捉摸不透它到底是怎么开始的,是不是像手机游戏里的怪物一样有特定的移动规律,但是它就这样发生了,如同奇迹突袭,在Hal的脸上凝结成最后的战利品。
他要睁开眼睛了,Barry清楚所有的步骤,只要有机会他就会注视他的丈夫醒来,但是他足够聪明不会告诉Hal这一点。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只知道在床上再躺十秒就能让他获得这种无上的愉快,现在他明白为什么他总是迟到了。
然后他看见了Hal睁开眼睛。
他眼睛里没有星星,没有那些美好形容中的珍宝钻石,只有他自己的倒影,在渐渐展开的曲面上反射出另一个对方眼中的自己,头发乱糟糟,带着黑眼圈,但Hal的视线里只有全然的爱意,“嘿,”宇宙中伟大的英雄声音沙哑,他又重新合上眼睛把Barry揉进自己的怀里,“早上好,我的甜心。”
“早安。”Barry说,困意重新袭来,Hal的手臂不让他逃出这个怀抱,他现在也不太想离开了,他还需要再睡四十三秒。

闪电侠的早晨有两个时刻时间会过得慢一点:他还没完全醒过来,或者他正在注视他的爱人。

End

然后他们就睡了一上午(不

评论

热度(295)

  1. Bucky的黑色棒球帽醉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