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cky的黑色棒球帽

爱Bucky爱生活,Bucky使我快乐。
嗯,盾冬本命,可逆不可拆。

有想:

当我们想到超人,他会是个超凡至圣的人。一个毫不起眼的普通人却在紧要关头发挥出某种不可思议的能力,甚至成为英雄。令人惊叹。他也许是一个奉献型人格的傻瓜,但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他可以老实又温柔,有着爱心、善待每一个人,无论朋友或是敌人。他有着美好的善意、坚定的理念,他会希望这个世界变得更好,希望人们会变得更好。


他会是所有理想化的标志。


这无关于是否真实可信。无关乎他是谁,无关乎他站在哪里。他的的确确仅仅是所有人们心目中的某种理想形象,类似于童年幻想。然而他并不需要真实得就像每天早晚你会在电梯里打招呼的上班族。其中的真实从不建立在现实生活的残酷之中,它从未由人们内心遭受的创痛来刻画;他的真实恰恰在于一种理想,某种希望。


我们对梦想有多么渴望,他就会有等同的真实。


现实的残酷是真实的我们所经历的一切,我们为现实所困,我们的恐惧来自生活的所有压力。我们害怕饥肠辘辘,露宿街头,更甚于世界将要毁灭。困苦的人们并不需要以批判和迷思提醒自己生活的残酷。困苦的人们更需要希望,对一切美好事物的向往。


人们有了惧怕又满怀期望。信仰由此而诞生,当人们渴望着得到幸福,籍以逃避或勇敢地面对现实,愿意相信美好未来的人们,以这种信仰建立起自我的圣盾,而非毫无意义的消极。


于是信仰、神明,逐渐成为了真实。他是真实的。


真实的人们构筑了现实的世界。在这无数真实之间,某个全然不现实的想象建立起虚无缥缈的、涵盖一切理想化的假象,成为一种希望。这份希望又会由无数现实的人们的渴望落成故事中最最真实的部分。


我们并不害怕在现实中迷失自己,我们害怕失去希望。


——————————


2016年DW圣诞特辑观后感(哪有那么严肃啦!

评论

热度(53)

  1. Bucky的黑色棒球帽有想 转载了此文字
  2. Lionsaredied有想 转载了此文字